Belle Époque

7 or nothing.IGOT7💚GOT7
lof名字是「美好年代」的意思。

I trust you, GOT7.

內容物是兩杯茶,你可以叫我茶茶:)

【奧尤】60秒

◆配樂/ 金聖圭 60秒
◆一發完結小短打
◆原作假想,等官方打臉:D
◆人生第一次等直播好緊張這集官方給不給奧尤糖?

/

「只要60秒,就足夠讓你走進我的心。」

/

第一次見到尤里,其實是在大街上。

那時的奧塔別克還不知道他和尤里會變成冰場夥伴,甚至是後來在同一個舞臺上競逐,他只是一個到俄羅斯追逐夢想的年輕小夥子,他只是一個為了家人不惜遠走他鄉的普通人,他正是在這個時候遇見了尤里。

尤里在俄羅斯的街頭,一個看似冷酷的男孩,卻蹲在街角,小小的手伸出外套口袋,額前的瀏海稍稍遮住他的眼,卻遮不住他眼裡的疼惜,這在一般人身上不奇怪,但在這個冷淡的少年臉上卻是少見的熱絡。
尤里面對的,是一個小紙箱,裡面放著一隻小花貓,看來是被棄養的貓,正喵喵嗚鳴著,小花貓瑟縮在箱子裡,尤里從包包裡拿出一件小小的舊衣服,他小心翼翼地把舊衣服鋪在紙箱裡,似乎想讓小貓咪有張舒服而且溫暖的小窩,然後,尤里又拿出一個小小的碗和一盒牛奶。
「有點燙呢……。」他低聲說著,一邊把牛奶倒進碗裡,哄著小貓喝,貓咪稍稍嚐了一口,被燙得縮起來,尤里急了,他伸手摸摸貓咪,那貓咪竟像撒嬌似的蹭著尤里小小的手,後來等牛奶涼了點,尤里看著貓咪喝完牛奶,滿足地「喵嗚——」一聲,他的臉上總算是綻放那專屬於他年紀的天真可愛。
奧塔別克站在對街,看著街上的人來人往,他們漠視那隻小貓,只有尤里,一個跟這個國家一樣冷的孩子,停下來,照顧那隻貓咪。
奧塔別克心中沒來由地湧上一流溫暖。
尤里又和那貓玩一會,才起身離開,當他站起來時,貓咪還伸出爪子,輕輕扒著尤里的褲子,使得他又彎下身,輕輕撫摸貓咪的皮毛,替牠拉上用舊衣服做的小毯子,他才拉起自己外套的連帽,走近冰冷的人群裡,換上冰冷的表情。
奧塔別克張嘴,卻一句話也沒說。
少年似乎注意到有人望著他,他朝向奧塔別克的方向看一眼,惡狠狠地像一把刀,他過一會才意識到也許剛才的行為被對方看見,他伸出一根蒼白的手指,放在嘴唇邊,示意對方噤聲,雖然看來像是恐嚇,但耳朵卻紅得仿佛能滴出血似的,奧塔別克愣愣地點點頭。

奧塔別克那個時候還不知道之後會和那位少年在同一個訓練營。
原來,俄羅斯也能這樣溫暖。

短短幾十秒內的事情,奧塔別克沒想到自己竟然記了幾十年,很久很久以後,他眼裡的少年,不管別人再怎麼談論這位少年—年輕氣盛、滑冰天才……—,少年一直都是在那個下雪的季節,替流浪貓送食物、還擔心牠冷著燙到的少年。

/

到了冰場,奧塔別克看到的第一個人正是那個金髮少年。

「笑什麼?」少年的聲音跟外面的雪一樣冷,「我們見過嗎?」少年望著對他舉起手的奧塔別克,狐疑地問。
雖然有些困窘,但奧塔別克只能平淡地說沒事。
後來,奧塔別克知曉了少年的名字—尤里·普利賽提,然而少年一直到很多年後才記住奧塔別克的名字。

「真是奇怪……。」尤里看著奧塔別克的反應,語帶不屑地哼聲。

後來,訓練營開始了。
兩人沒有因而變成朋友,更沒有互相認識。
他們相知,已經是好久好久之後的事;他們相惜,是個更長的故事,他們相愛,那大概一輩子也說不完。

/

尤里原先認為自己第一次和奧塔別克有所接觸正是在比賽前幾天。

他被粉絲追逐躲起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,奧塔別克出現在尤里面前,騎著一臺重型機車,也不知道他怎麼找到尤里在哪的,總之他就是出現了,像中古世紀的騎士一般。

「上車,還是不上車?」奧塔別克拿著安全帽問。

也許只是短短一瞬,但在尤里獨自一人走著的滿滿長路上,那條黑暗的,只能聽見自己心跳聲的路上,若是有一道光,僅僅是短短的一瞬間,或許是一個眼神,甚至是一句話,都值得為之追尋。

「你願意當我的朋友嗎?」

他伸出手,巴塞隆那今天的陽光,很溫暖。

/

很久很久以後,奧塔別克常常想起他在俄羅斯的街頭第一次見到尤里的樣子,特別是尤里在他懷裡逗著貓玩的時候。

「笑什麼?」
「我在想以前的事情,你呀……」
「怎樣?」
「沒事。」

只不過是短短的一瞬間,他記了大半輩子,那是尤里第一次走進他的人生故事裡,中間雖然尤里消失在奧塔別克的故事裡,他不特別介懷,重要的是,現在每個短短的一瞬,他們都能一起度過。

/

很久很久以後,尤里被奧塔別克載著的時候,風吹亂他的守秩序的瀏海,他常常想起第一次被奧塔別克“救”走的時候,那時,他愛上了風的感覺。

或許也正是那時,那短短的路程,他在漫漫長夜裡,有幸抱緊了那盞溫暖的火光。

/END/

我終於寫完了……雖然到後面寫得有點小混XD
如果,我是說如果而已,有機會的話真想寫再更詳細一點
關於他和他,在官方還沒打臉前。
蹲直播去😇

謝謝觀看。

2016.12.22 茶。

评论

热度(31)